深潭:数字货币终极决定因素是人口基数和文化观

深度
  • 数字经济公社
  • 2020-03-27 15:10

引言:”数字经济公社“微信群的群友郭光、龙白滔、程清寰、董晓乐、康维星、余波等就”数字货币的决定性因素“的话题,结合当前中美抗役过程中展现的策略差异进行了探讨。

讨论人简介

郭光,经济学博士,美国宾州州立大学。曾在美国穆迪分析、巴克莱全球投资者与布莱德等金融研究和资产管理机构任职,从事全球金融和信用风险研究工作,目前专注研发适合中国金融与资本市场信用风险管理使用的新型机器和深度学习技术。

龙白滔,计算机博士,清华大学。在金融科技领域有20年工程、技术、咨询、投资和创业经历。曾在中金甲子投资基金、通联数据、埃森哲、IBM等机构任职,曾代表埃森哲担任上交所交易系统总设计师。中国第一本数字货币理论专著作者。

余波,笔名猫叔,创业、投资和传媒老兵,数字经济全球化实践与推动者。

程清寰,数字经济学爱好者,国学爱好者,中国安全产业协会安全玻璃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董晓乐,德道国际有限公司创始人和CEO,TOGAF架构师,中国计算机学会会员,中华中医药学会会员,国际易学联合会易学应用专业委员会副会长。

讨论

郭光:「龙白滔:我已经完全信服创造一种新的计价单位的全球稳定币没有丝毫机会。所以必然只能锚定某种法币。在这个基础上,要想获得更公平的货币体系,只能是扶持人民币使之可与美元体系相匹敌。当世界上有两个势均力敌的霸权货币时,全球民众幸福感会高很多。」- - - - - - - - - - - - - - -

@龙白滔 这个方向的选择一定符合大势之所趋。目前的聚焦就是如何“扶持”。人民币作为“霸权货币”需要的支撑应该是什么,目前最主要的薄弱之处在哪里,作为我们又有怎样的可用资源来帮助填补空缺,这些大问题是非常有意义和必要性进行交流与探讨的。我这里抛砖引玉,“霸权货币“这里的”霸"和"货"是互相支撑两个核心要素,美元的"霸"和"货"是什么,而人民币在美元已经先行占有那些"霸"与"货"的情况下,如何去建设自己两项,而这个又和您所研究的"货币"的不同起源又有些什么关联,我觉得这些都是可以逐一剖析和理解的。

龙白滔:我的书(《数字货币:从石板经济到数字经济的传承与创新》)花了不少篇幅来描述现在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顶层格局。这些算普及货币金融常识。核心是大家需要去了解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的格局,有哪些影响力机构和人物,通过什么方式来制定相关的秩序和规则。一种货币的国际地位是完全市场化的结果么?针对这些问题,书中都有一定的解答。郭光提的问题,书中也都有解答和我的思考,不一定对。特别是,在数字潮下,一种数字货币的关键竞争力来自哪里?如果把这个问题理解透彻了,你那些问题自然就有答案。在我的书中,我引用和介绍了国际最主流的学者针对这些问这些问题的答案,除此之外,也有我自己的思考。

余波:现在的问题是,DC/EP目前来看是个黑箱封闭系统,Libra更像咱们熟悉的开放生态的玩法。

龙白滔:欢迎@郭光 就这些问题有专门性的论述,可以撰文发表到”数字经济公社“的公众号上面。2019年8月咱们群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引领了不少热点话题,例如货币中性、Libra代表美元利益、DC/EP与人民币国际化的关系、货币起源等。现在来看,当时的讨论都很前沿并且具有鲜明的指引性,到现在也不过时。

余波:要想获得更公平的货币体系,只能是扶持人民币使之可与美元体系相匹敌。当世界上有两个势均力敌的霸权货币时,全球民众幸福感会高很多。问题是人民币的掌控者,不想让你扶持咋办?

龙白滔:争取得到(主权意志的)支持。

余波:锚定人民币的libra,倒真的是个思路。

龙白滔:要重视计价单位!使用哪一种计价单位,就实际上在维护那种货币的权威。定义一种独立货币的唯一标准就是是否创造了一种新的计价单位。因为只有发行采用那种计价单位的货币的央行才能提供最终无限流动性,承担最后贷款人(lender of last resort)的角色。

余波:锚定人民币的Libra,更应该是一个主动可控的行为。

郭光:「余波:要想获得更公平的货币体系,只能是扶持人民币使之可与美元体系相匹敌。当世界上有两个势均力敌的霸权货币时,全球民众幸福感会高很多。问题是人民币的掌控者,不想让你扶持咋办?」- - - - - - - - - - - - - - -所以首先要理解人民币的掌控者能否自己来完成这个实现,还是总要需要其他’独立和外部‘的辅助。这次国内的疫情控制应该给出一些有益的借鉴。龙白滔:丘吉尔说,不要浪费一次危机。中国已经开始输出”全球公共产品“了。低调点,一步一步来。另外,作为全球公共产品,最重要的特点是,可持续、稳定、足量、公正和公平,每个词都有其深刻内涵。Libra如果发行挂钩人民币的token,中国央行一定欢迎,但前提是接受监管。我相信这件事情会发生。我们没必要拒绝,而且至少在FSB这个层面,全球稳定币的监管各国会形成一致、协调的方案。

余波:如果是这样就太好。龙白滔:这个其实并不难,但显然其它央行目前在排斥中国央行。大家先报团,等自己搞掂了,再来招呼中国央行。估计也是怕过早把中国央行拉进小圈子,被中国央行牵着鼻子走。毕竟,中国央行在央行数字货币的理论研究和实验方面处于全球领先位置。G7/G20除中国之外的央行已经在测试各国央行数字货币的(法律、监管、技术、应用等方面)互操作性了,但中国不在其中。

郭光:今天听美国每日的新冠控制新闻发布会,介绍6万亿的刺激计划,其中应该有4万亿的联储救济贷款,发布人最后特别强调和明确了一件事“这些贷款发放都保持完全的透明度”。我想这个保证是美国“货”币价值的底盘和底气。而中国人民币要成争霸的货币,这一点就需要真实的国际确认及认同,尤其是在大的经济和金融周期的转换过程中,货币规模和结构的控制一定要有自己的逻辑框架和客观标准。美国二战以后已经经历了足够多的自我验证,而中国要后来居上,需要的努力不但大,而且需要特别的创造力,才有机会。龙白滔:咱们要有自信。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鲍尔森亲自到北京请中国政府购买美债。中国政府经过慎重考虑答应出手,所以中国也被动地发生了通胀。从这个角度来说,谁是全球央行的lender of last resort,这些事情需要了解。

郭光:@龙白滔 是的,这个“最后”需要的信任非同一般。龙白滔:直截了当地说,关键时刻不掉链子、不要挟、有存货,这个其实很难做到,除了有实力还得有德行。中国人不善于落井下石,以眼还眼。

郭光:从这点来看,被认同的文明核心价值观是关键。我们有这个底蕴,但要在现代经济和金融的框架里得到大家认可,需要把我们知与行结合起来,让大家看得明明白白。疫情是一个展示德行和取得信任的绝对良机,中国需要把握好这个百年才有的一次跃迁的机遇。

龙白滔:我和@嘉明 老师有过简短讨论,我认为未来货币竞争的核心竞争力是两点:人口基数和文化观。从这个结论来看,最有可能形成货币霸权的是美元和人民币,其实还有YSL。

郭光:就和二战一样,美国同时树立了实力和德行的坐标,而后者是更为长久的资本。康维星:生命优先,德行夹层,利益兜底。

龙白滔:数字货币一个很根本的改变是,其采纳程度由底层力量来决定,传统货币采纳程度由顶层力量决定。

郭光:@龙白滔 一针见血。龙白滔:所以在数字货币时代,BIGTECH(大型科技公司)那么重要,因为他们“讨好民众”啊。人口基数+文化观,是数字货币最终极的决定性因素。这是去年我和朱老师讨论的时候的结论。现在可以公开讲了。

郭光:所以,数字货币成为足够的势力是一个“必然”叠加“重大偶然”的事物。董晓乐:文化观的变数,相对比较大。龙白滔:文化观是相对稳定的。

郭光:@龙白滔 文化观的相对稳定来自于文化观与逻辑的直接关联。看待事物的方式与方法决定了决策的方向以及形式。程清寰:冷战之后,世界在形成新的格局平衡中,中国抓住机会获取了战略崛起的喘气。911事件,美国国力放在了中东反恐,中国得以加入WTO,搭上全球化的快车,抓住了战略崛起的窗口,又获得了举办08年奥运会的机会,进一步提升了国际正面影响力。2017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又一次震荡了了世界的战略格局,中国抓住机会在全球提升影响力,一进一退,崛起速度加快。这次全球疫情,中国像年轻人,好的快,美国像中老年人,虽然家底厚,但是走下坡路中,更禁不起动荡。这次的震荡,会产生新的平衡,也是两国重要的转折点,是中国一飞冲天,还是美国返老还童,这也是国运之争。

郭光:@程清寰 疫情上,中国不容乐观。美国以及欧美的专家现在都十分关注中国的第二波。这个关注有两点价值,一是理解疫情被“剧烈和饱和控制型”手段控制的价值,二是要理解中国体制与疫情可控性的核心关联。所以虽然目前感觉中国走在前面,其实对方是给自己提供了保留空间的。所以,中国社会目前的感受是有一定的通货膨胀性,而美国和欧洲的实力派都还在按照自己的节奏走路。知己知彼,是战争和战役胜负手的核心。

程清寰:这就是人口多的优势。

郭光:在这场疫情面前,人口多,密度高,城市化度高,是最大的负担。美国可居住面积比中国高大约一倍,人口是中国的1/4,大城市非常少,核心人群都在郊区住,这样的基本盘是疫情控制难易度的决定性因素。美国最大的软肋是重商体制,顶层人士的社会价值都是商业资本决定的(而非政治权力),这个决定了他们一定要先保经济,这个也是当下他实施控疫缓慢的基本原因,而绝非实际能力和意识的显著不足。而美国目前面临最大的不如中国内核性矛盾就是 线上和线下的对立与矛盾——加州(高科技)纽约(金融)与美国的其他地区的矛盾——这是我看到美国在最顶层的产业能力上唯一可以被另一个大国弯道超车的地方。程清寰:人权的高低要考虑。

郭光:@程清寰 我们在美国待22年,对于这个应该很清楚了。这里真正被重视的人权是隐私权,而这个恰是新经济和旧经济的分界点。至于生命权,美国这次把他放在经济发展后面,已经做得非常清楚了。就是如此,高人权的社会遇到这事,人越多越麻烦。人权低的,人越少越麻烦。

董晓乐:@郭光 看文化观的使用中长期意图。

郭光:@董晓乐 文化观本身是一个中长期频率的事物,但是100年的轮回使得文化观的价值在当前可以预测的事物大致在3-5年这个频率间。@程清寰 只要美国总统使用战争紧急法案,许多事情都可以突破。这个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疫情导致 "经济与生命"得失数据之间的拿捏平衡以及今年是大选年度。

程清寰:我们思考的角度不一样。没关系。

郭光:中国有机会利用好疫情发展自己,但真实的机会不在于自己在控制疫情上掌握的先机,而是他人在控制疫情上面临的根本性的对抗性矛盾。而控制疫情不是进攻手段,而是防守。这个防守要做的非常Solid。而这个疫情控制的最先进的方法与数字经济(以及霸权货币)的发展是有根本关联,只有中国找到了这个之间的关联,才有机会在牢牢防守的同时形成自己特有的发展机遇,以水到渠成式的方式完成转型。

程清寰:朝鲜战争,越战,还有这次,建国后中美的几次真打,背后逻辑是一样的。美国不擅长和低人权政体对抗,人权包袱大。

董晓乐:货币的权力,通过数字货币,增加了渠道,也扩大了使用范围。尤其是国际使用场景和范围。

程清寰:@郭光 你的看法很好。郭光:目前只能写小文,手头还有数据科技要发展,这个是目前的更重要的一些东西。龙白滔:通过小文章保留咱们原创性的思想,然后进行更大范围的传播。我会把群里有深度的讨论整理成文发表在“数字经济公社”的微信公众号。

来源:数字经济公社

作者:摘编

编辑:leilei

图片来源:

本文链接: https://www.dyqklw.com/article/20200327/1095.html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第一区块链网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第一区块链网”,本站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第一区块链网立场。

免责:阁下应知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仅供参考,不能做为投资决策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警慎!请谨防ICO、变相ICO!

相关文章

资讯

原创

荐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