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期货不是比特币的未来

观点
  • 小葱区块链
  • 2018-12-11 19:35


如果你是日本17世纪以前的一个稻民,你的生活将苦不堪言。虽然种植水稻的成本或多或少是固定的,种子、肥料、水和人力,但你在市场上得到的最终价格却是靠天吃饭的。在丰收期间,大米价格会下跌;在粮食歉收之际,大米价格会飙升。

随着农民、商人和贸易商的增加,1710年,世界上第一个现代的、有组织的期货交易所——日本大阪的堂岛大米交易所(Dojima Rice Exchange)出现了,该交易所是为了在标准化合同的基础上进行大米期货交易而设立的。因此,被称为“期货合约”。

从理论上讲,标准化大米期货合约的初衷是为了给大米提供稳定性。农民可以锁定其产品的未来价格,进而做到对大米的生产价格心中有数。而投机者或者贸易商则可能采取相反的做法,从后续合约交割时产生的差价中获利。但是,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却推翻了这些假设。大米歉收并没有导致大米价格上涨,反而导致大米价格暴跌。

由于日本经济很大程度上仍然依赖大米作为交换媒介,所以那些以大米为收入来源的武士们在大米价格与现行货币相比大幅下跌时感到惊慌失措。在大米收成和大米价格成反比的关系中,投机者和所谓的的共谋者们趁机闯入大米期货市场,囤积大量大米并对价格进行操纵,进而导致了大面积的饥荒。日本早期在期货市场的经验远非提供稳定、容易获得和透明的大米市场,而是灾难性的市场。在接下来的几十年发生的事情,无外乎为了试图理解管理期货市场的机制,确保大米的最低价格和最高价格,政府赞助、监管和最终与战略商店的联动,进而确保早期大米期货市场的失误不再重演。

那么这一切与加密货币有什么关系呢?

一些观察人士注意到,11月20日,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负责人称Bakkt将推迟原计划于12月20日推出的首个完全受监管的比特币期货合约,具体推迟到2019年1月24日。在已经失去利好消息的加密货币市场上,这使得本已陷入困境的比特币价格再度下挫,之后又有所回升。

市场反应过度是有争议的,交易员将Bakkt视为解决加密货币价值问题的“杀手锏”,但另一方面,这种看法似乎有些过于乐观,并且会促使本就被质疑受到高度操纵的加密领域的投机现象进一步加剧。

1. 比特币还不是一种战略资产

尽管我非常希望比特币有朝一日能成为像粮食一样的战略物资,但目前还没有。无论是作为交换媒介还是价值储存手段,比特币都需要多年时间来证明自己。因为它几乎不为商人所接受,机构投资者对此持怀疑态度,也没有正式的机构将其视为全球舞台上的主要参与者。

与大米不同的是,我们目前还不需要比特币来维持生存——它远非一种战略物资。再加上比特币有无数的替代品,除了上千种可用的加密货币外,还有贵金属、法定货币、艺术品、不动产(房产)和其他收藏品。我们或许可以不用比特币,但对于普通日本民众而言,他们没有大米可能就无法生活很久。

2. 谁在购买这些比特币期货? 

受挖矿地点,困难程度和电力成本的影响,比特币的挖矿成本也千差万别,期货市场上比特币的全球最低价格将驱使矿工前往期货价格能保证他们达到最低盈利的地点,但这也意味着,通过锁定未来的比特币价格,更多的矿工可能参与到有利可图的挖矿地点中,进而提高哈希值,侵蚀挖矿本身带来的利润。与传统农业不同,比特币挖矿的供给侧等式得到的响应几乎是瞬时的(the response to the supply-side equation of Bitcoin mining is almost instantaneous ),比特币的哈希值是透明并且可以被监控到的。不像稻农,他不能把他的稻田连根拔起,比特币矿工可以,无论是身体上还是通过各种采矿池。不像农场,比特币矿工可以简单地关掉他们的采矿设备,但不能指望农民在种植季节中途停止种水稻。

比特币挖矿也有可变成本,这意味着即使比特币挖矿者购买一份期货合约,锁定比特币挖矿的上述生产成本,但考虑到成本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改变,也无法保证未来的价格足以支付成本。

另一个主要区别是,稻农不能在种植季节中途交换他们的作物,洪水泛滥的稻田不能突然换成种植小麦或土豆,但比特币矿工可以。基于价格和成本,他们可以重新配置矿机,以开采任何在当时最有利可图的加密货币——加密货币的矿工们目前已经这么做了。

比特币期货合约远非提供确定性和稳定性,而是在未来日期交付一定数量的比特币,这将削弱许多商业加密货币开采者已经享有的灵活性。当一个加密货币的矿工可以在需要时切换到另一个加密货币时,他们为什么要承诺将来交付比特币?

因此,如果矿工不一定是比特币期货合约的主要买家,那么谁是?

就像是18世纪初的日本——交易员和投机者可能是比特币期货市场的关键因素,这只会导致巨大的热潮,其特点是表现出非理性繁荣和极度悲观,就像今天的比特币市场。一个受到全面监管的比特币期货市场远非稳定的预兆,它将加剧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臭名昭著的极端波动,并削弱其作为交换媒介和价值储存手段的作用。比特币期货市场非但不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反而会加剧人们对已经缩水的比特币市场的猜测和操纵。

3.比特币期货已经出现一段时间了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加密货币高峰期,芝加哥交易所(CBOE)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都大张旗鼓地发布了自己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员原本预计每天有数万份合约,但市场尚未做好准备。由于托管解决方案令人怀疑, 机构投资者尚持观望态度,交易量并未达到交易所的预期。

综合来看,在2018年第三季度,CBOE和CME每天合计交易约9000份合约,由于机构资金仍处于观望状态,这一交易量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很快上升。相比之下,CME在2018年第二季度每天交易1800万份与石油、黄金、利率和标普500指数等相关产品的合约。

更糟糕的是,杠杆效应并不适用于比特币。交易者需要给标普500合约的交易提供4%的抵押品,而同一交易员则需要为一笔比特币交易提供10倍,即40%的抵押品。这意味着在一个清算所中要存入超过4000美元以进行10000美元的交易,这很难说是资源的有效配置。但考虑到比特币价格的波动性,最终CBOE和CME要求比特币期货交易中处于高位的人来承担交易对手风险,也就不足为奇了。

由于大型机构占据了期货市场交易量的大部分,它们在比特币市场的明显缺席意味着比特币期货的交易可能仍将保持低位。除了投机之外,比特币期货没有进行套期保值的需要,也没有主要的商业或机构用途。虽然比特币期货的自然客户可能会在某一天出现,但那一天还没有到来。至少在小麦和大米期货方面,大型农场主和农产品生产商以及农产品用户都需要期货合约来对冲掉他们的风险,但由于比特币几乎不是其他产品的原料,所以至少在这点上很难看出,除了矿工,谁还需要对冲比特币价格波动的风险。正如前面提到的那样,比特币可以直接兑换成其他加密货币。

结论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整个加密货币市场一片萧条。该行业应该追求的是建立基础设施,为更广泛的采用、易于访问和使用案例奠定基础,而非试图希望有另一个加密货币来拉高套现。虽然我无法想象中本聪对比特币的终极愿景是什么,但我认为,把比特币“变成”受监管的期货,当做一种投机和赌博的工具,这显然与中本聪的乌托邦理想相距甚远。

可以肯定的是,比特币期货合约,尤其是在微软、星巴克和纽交所的支持下,将有助于将一批全新的用户带入低迷的加密货币市场,进而去引发人们的注意和兴趣。尽管加密货币领域可能需要公众的关注来重新激发人们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兴趣,但加密货币不需要更多的投机——它们需要更多的采用。


来源:小葱区块链作者:靳倩倩编辑:xixi

本文链接: https://www.dyqklw.com/article/20181211/756.html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第一区块链网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第一区块链网”,本站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第一区块链网立场。

免责:阁下应知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仅供参考,不能做为投资决策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警慎!请谨防ICO、变相ICO!

相关文章

资讯

原创

荐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