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不是发币

深度
  • 我们是NewMoney ID: ournewmoney
  • 2018-11-28 10:37

你以为印的是废纸,其实印的是借条。你以为赚的是利润,其实赚的只是现金流。

区块链不是发币

你以为印的是废纸,其实印的是借条。

你以为赚的是利润,其实赚的只是现金流。

在华兴资本做了2年FA以后,多少算是认识一些CEO。一位CEO经过辗转介绍,终于找到我,约我早上喝咖啡。

这样的问题我基本每周至少听到2次:

「我有一个非常好的资产,但是实体市场融资困难,我能不能也发一个币?」

我说,

 1  发币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游戏? 

大部分发币的人理由都很类似,发币来钱快啊。

债权融资,押房押车,带嫖带赌,行长仍抽贷;VC融资,编大故事,吐干唾沫,TS仍被撕。

发币呢?只用花40万做个法务合规,花50万做一套白皮书和网站,花100万足够搞定国内外市场宣发,就能募得数亿的资金。现在行情不好,募不到几个亿,但是募到个5000万还是不难的。

200万成本拿到5000万,稳赚不赔。换成我,我也三点钟不睡觉了。

当5000万拿在手上,这时才开始想,这5000万是用什么东西交换回来的。

「哦,token,不过是我印刷的废纸」,很多年轻的项目方会这么想,「需印假钱换真钱,莫用真钱买假钱」,于是就潇洒去了。

上了交易所以后,暴跌的现实才会扑面而来。因为前20名以外的币基本上没有信仰,一级市场的币民无非抢着卖出赚个一二级市场差价,再去「梭哈」下一个项目。

项目方的第一个选择,是任由币价下跌。

下跌的第一阶段。

「不要怕,只是技术性调整。上有老,下有小,跪求X总拉拉盘。」

下跌的第二阶段。

「狗庄拉盘,直播跳楼,直播割腕。」

下跌的第三阶段。

「盘内招盘外招一起出,有的走立案程序,有的则是开始打人砸办公室。」

这个时候,项目方才意识到币民的可怕,币民既可以在求投资份额时像狗一样摇尾巴,也可以在维权时拿着敌敌畏走进办公室。

币民的逻辑也很有意思「富人和富人之间讲权责关系,但穷苦百姓和富人之间,一定是富人为富不仁。」「ICO本就是违法,赚钱我就走人,不赚钱我就报警。」

区块链不是发币

于是只剩下第二种选择,拉盘呗。

当初5000万卖出去的Token,又开始被抛售回项目方手上。项目方接不接得住这个盘,得看下述三个问题:

1)一级市场(私募市场)释放的Token有多少会成为卖盘?

20%还是30%?很有可能是90%,除了持币太多无法出货的情况,小散当然是能跑多快跑多快。每一个币民都希望别人是死忠粉,只有自己看清楚一切,然而这一波币市的参与者已经不是大爷大妈了,互联网信息流通的速度极大地缩短一个资金盘的周期。

2)二级市场(交易所市场)有多少买盘?

同上,对于币民而言,同样是50名开外不具备主体资信的币,一个让我在二级市场买入,一个给我参加一级市场私募投资的机会,毫无疑问是选择后者。当每一个币民都认为自己可以参加私募更便宜的拿到货,谁还会在二级市场当接盘侠呢?

3)币民要在什么价格退出才满意?

理论上,币民只要不赔钱就好了,但币民的成本和项目方的成本可不一样,由于代投(币民参与私募的渠道)大约需要赚50%的佣金,币民的成本可能是项目方成本的2倍。举例而言,项目方给代投的价格是1枚ETH可兑1000枚Token,但代投给币民的价格是1枚ETH可兑500枚Token——项目方的Token成本是1/1000ETH,而币民成本是1/500ETH,足足两倍。

更大的套路并非这个,而是ETH本身!当项目方募资时,币民疯狂买入ETH造就ETH涨至8000元人民币,ETH的既得利益方开始在高位出货。当项目方想要卖出ETH来给自己的Token拉盘时,ETH的价格很快暴跌至2500元人民币。

当币民要求保本退出时,要求的是1Token=1/500ETH=16元,而项目方手头的筹码只有1Token=1/1000ETH=2.5元了。呜呼哀哉,只剩1/6了,拉得动盘才怪。

我们乐观再乐观一些地假设,当初5000万的募资额,需要1亿资金即可拉住,那么项目方的现金流也是如图所示。

区块链不是发币

 2  那这些币圈人是怎么暴富的?

毕竟吸引我们投入宝贵时间来研究的,一定是币圈暴富的神话。在讲完了发币圈钱的实质后,再来讲讲币圈如何暴富。以下三个小故事,以飨读者:

1)项目方

某项目方在ETH2000元的时候发项目募资,在ETH8000元的时候偷偷卖掉套现,相对人民币净赚4倍,相对今天ETH价格净赚12倍。即便将当初投资人的钱翻倍还回,自己还能剩下10倍。按照去年募资额数亿来算,到手就是数十亿的利润,可以说是真正赚到了的人。

换句话说,这和做个P2P平台,用募资金额去炒期货,也没什么差别。唯一的差别在于法律的监管,对于开P2P炒期货的行为已有判例,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而发ICO呢?赚钱没事,赔钱了也很难定罪,只要稳住币民情绪,几年过后又是一条好汉。

相比于法律上的风险,获得巨额财富本身,对人性就是一个挑战。不是每一个暴富的项目方都知道自己是如何暴富的,某个项目的发行人,我在去年底见到时还是光滑的面庞,几个月后再在视频中看到,已经是满面脓疱。据说,这种情况是因为溜冰排不出毒所致。快感,真正让人飘飘欲仙的快感,正因为脱离常轨,才能达到!

2)代投

代投指的是委托投资的人,一边向上家拿到份额,一边分发销售给下家。没有人知道自己的上家有几级,直到几起跑路事件以后,人们才发现,竟然存在长达20级的代投链条。而且很有意思的是,越是高级的代投,素质越差,微商、宝妈、邮币卡、贷款销售。越是底层的代投,反倒素质越高,来自大投行、信托、创业者、VC。和任何财富管理的生意一样,理论上,只是销售金融产品,不承担风险。而实际上呢?出了问题,币民还是会找代投要个说法。尤其是,当损失不是币价暴跌,而是由于上家跑路导致没有发币。

在曾经的某大代投跑路事件中,最大的问题倒不是这个币的投资人遭受损失,而是某些代投在下家的武力胁迫下,动用其他项目的代投资金填坑,引发的连锁反应。曾经的神奇少女已经卷着资金在海外玩耍,但流亡无法归国,这份代价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承受。

3)币民

我们北京有一个一起玩的互联网金融小圈子,仍然记得去年有一个做互金客服的大姐比我们都先开始炒币,据说赚了不少钱。

一起聊天时,好些朋友自嘲,我们那么懂金融,结果赚钱远不如一个客服大姐。我说不尽然,市场是最懂每个人强弱的,如果心智没有到达水平,赚到的钱还是会还给市场。说归说,我们还是用了浑身解数,力劝大姐赶紧把币全部卖了,换成人民币。卖完后,我们也是为她舒了一口气。

几周前,看到大姐在网上发糖果(新上线币的营销奖励),问候了一下,我才发现——大姐忍不住,又把全部身家杀入币市,结果被深度套牢,只能靠发一发糖果赚点小钱为生。

对于那些破产几次最终暴富的人,我真心尊重他们的财富和成就。而新进入,又缺乏深刻思考的暴富者,实际上很难留住财富。在人生的岔路上总是跟随别人的判断,指望幸运降临,这样的傻瓜无药可救!

 3  币的未来 

币的本身(如比特币),提供了全球唯一一个不依赖中心记账的绝对公正的账本,在财富储存和跨境转账方面具备极大地应用价值。发币本身也有广阔的未来,或许是全球化优秀企业获取流动性溢价的绝佳方式,将缩短传统股权市场的摩擦成本。

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在加密货币被监管认可和广泛应用之前,一个真正的优质企业不可能冒着法律风险通过ICO去募资。这件事情不用费脑子就能想明白,或者说,A股的3000家上市企业,为何无一发币?

答案不言自明,当下99%的ICO,就是毫无价值的空气包装销售给散户。这场狗庄和狗散的游戏,最终没有赢家。

发币之前,先想好几个问题:

1.    拿到手的钱,到底赚的是利润,还是赚的现金流。

2.    投资者亏损后,会自负盈亏抹眼泪,还是会带「社会人」杀上门去?

3.    为什么徐老师如此鼓吹区块链后,真格的700+投资项目中,真正发币的也没几个?

4.    你能判断1年后行业的格局,还是在「蒙眼狂奔」?


来源:我们是NewMoney ID: ournewmoney作者:黄席盛编辑:xixi

本文链接: https://www.dyqklw.com/article/20181128/709.html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第一区块链网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第一区块链网”,本站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第一区块链网立场。

免责:阁下应知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仅供参考,不能做为投资决策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警慎!请谨防ICO、变相ICO!

相关文章

资讯

原创

荐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