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我们为什么需要比特币?

观点
  • 平行区块链
  • 2018-11-26 10:48

“我坚定地认为BCH是比特大陆衍生出来的,是中心化的存在,有一个精英集团决定了其发展路线图,而BCH就是一种法币。”

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我们为什么需要比特币?

△Jimmy Song|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Blockchain Capital LLC合伙人

本文转载自“未来大脑2018”;原文作者:Jimmy Song

人们对钱的看法太少。 这是法币的错。 购买力下降激励人们花费。人们对钱的看法过多。 这也是法币的错。 通货膨胀意味着要存储价值,你需要复杂、多样化的投资组合。

关于金钱学习的越多,我越深信不疑这个世界将产生比任何人能预想的更大的变化。那些预料到这些变化以及行动的人将会是最大的赢家。

1.你怎么花钱?

我是自由论者(libertarian)。我不介意你用你的钱做些什么。所有权意味着你想怎样就怎样,可以花在咖啡上,也可以存起来一直到死。

以下是一些经济学的实际情况:

(1)信用卡支付的话,顾客花的成本要低于比特币,虽然商户成本更高。商户要支付信用卡转账费(2-3%),消费者也要支付比特币转账费。此外,商户可能会因为转换成法币而付费。

(2)用信用卡支付,对顾客而言,有些好处是比特币支付所不具备的。这些好处包括:消费者更加安全(可以要求信用卡退单),返积分,返现金,办卡奖励,还有25-55个无息日,不需要还款;这段时间如果出现任何涨价情况,对顾客也有利(因为顾客提前消费,在物价低的时候购买了商品)。

(3)全世界接受信用卡的商户,也比接受比特币的商户更多。

上面这些情况有一些例外。比如,使用比特币电商purse.io的服务,意味着消费者可以用打折的方式得到好处,因此就可能抵消必须等待所带来的不便之处。消费者的信用卡上要是有债务,那25-55天就不是无息日了。以及当然还有另外一些使用案例,不能刷信用卡但能用比特币(暗网、国际汇款、小额支付,我的培训班或者币圈大V——Tone的会议)。

除了这些特殊场合之外,信用卡支付要更加方便也更加合理。这还没有考虑收税、用户体验、可能对你的比特币隐私造成的损害。经济上更合理、更方便的手段就是信用卡。

所以,我的策略是:你如果想用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比起做很多链上交易(on-chain TX),下面这个策略更合理也更方便:

(1)在不欠债的情况下,使用信用卡支付。

(2)收到信用卡账单的时候,卖掉适当数目比特币,支付账单。

2.加密凯恩斯主义

我换一种说法:你要是相信比特币长远看来会升值,那么,使用上面那条策略就会让你的财富增多至少3%,来自交易的价值(比起链上交易)。

既然如此,为何这么多人会拍案而起反对我呢?我只不过说出了经济学上一个明显事实,为什么他们的反应就好像我是个异教徒,应该绑到火刑柱上烧死?

这问题很有意思,因为那种“链上交易覆盖一切”的策略肯定会让人们损失财富。BCH阵营的人为什么会反对一种让人致富的办法?明明是同样的商品,他们为什么就会在意识形态上受到驱动,强迫人们支付更高的价钱呢?

BCH阵营相信,“花费”的行为,才真正让他们的虚拟币拥有价值。我已经大概说过,这些人是加密货币的凯恩斯主义者,相信他们的网络增值是通过人们使用它支付。从个人角度说,我开头说的那个策略在经济学上是合理的;但他们认为,从集体角度说,这一策略会导致网络价值下降。

这一理念,正是凯恩斯主义者奉行的。他们总是催着人们花钱,哪怕在很多情况下,存钱才是经济上合理的策略。

恐吓人们,让人们做出使自身财富减少的事,从而增加集体利益——这种事情在社会强制措施、道德警察制度下都明明白白地存在着。因为他们宁愿在凯恩斯信条的祭坛上把个人自由作为祭品,这观念太过强烈,于是他们的侮辱、欺凌、威胁也就赤裸裸地表现出来。人们只要作出这种事,就必须放弃自己“自由论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唯意志论者”的标签了。

换句话说,BCH不相信个人主权的观念,而宁愿强迫别人根据自己的经济理念做事。

这些加密凯恩斯主义者相信,货币周转速度(the velocity of money)才是关键。凯恩斯核心教义是:让支付手段的运用增加,或者设法让人们花钱,才能创造价值。换句话说,BCH阵营相信,网络的价值来自交易速度和交易量。

就像凯恩斯主义大部分理念一样,这个理念的前提也是:汇总统计(aggregate statistics)能够准确反映现实,而个人的喜好无关紧要。凯恩斯主义者会造出一些花里胡哨又毫无意义的汇总统计,假装反映了宏观经济的健康状况。凯恩斯主义者认为,花在庞氏骗局上的钱,跟花在救命的手术上的钱是等值的,只要在汇总统计上合乎情理。

这种哲学也导致BCH阵营拼命想让更多商户接受比特币,当成支付手段。他们的理念是,增加支出总额(aggregate spending),即可创造网络财富。

3.人们为什么想要比特币?

比特币历史已经九年多了,这九年多的现状,与这个理念背道而驰。假如,支出总额真的是网络价值的关键,那我们就应该认为,一家大商户关了门,价格就会下降。然而在2013年,互联网黑市Silk Road关张了,接下来7周时间,比特币价格却一路飙升,从80美元升到了1100美元。以及,2014-2015年那些承认比特币的新商户也没有让比特币有一点增值。

人们之所以买比特币,不是因为支付行为,而是因为可靠的长期匮乏(long-term scarcity)。换句话说,人们想要比特币,因为他们觉得比特币是良好的储值手段。

花钱本身没什么问题,但是BCH阵营却把花钱吹成了一种美德。花钱本身并不是美德,除非你是凯恩斯主义者。

花费比特币,跟销售行为是一样的。花钱的人本质上觉得自己买的商品或者服务好于比特币。你若是更喜欢这个商品或服务,花钱就是理性的;但你若是并不更喜欢,那花钱就是非理性了。文章开头的那条推文,鼓吹的是这样一种策略,能够用更低的代价获得同样的商品或服务。因此在这些情况下直接花掉比特币,属于经济学上非理性的行为。

确实,还可能有其他的继发效应,增加足够的价值,让你即使有额外费用也值得;那些主张“消费驱动价值”的人一般就是这么主张的。比如,可能某商户十分了解比特币,观察到比特币能够带来额外的业务,因此不会马上卖掉比特币,而是会持有比特币,作为一种储值手段,从而增加比特币价值;我把这种策略称为“希望性应用”(hopeful adoption)。

也许某些地方曾有人确实当过商户,并且这么应用了;但却没有证据证明这种做法是一个原则。很多公司倒是接受比特币一阵子之后又放弃了,因为接受付款的成本太高了。他们如果还持有比特币,那么接受比特币的成本首先就不会比“增加付款选项”的固定成本高太多。这些商户停止接受付款,因为那些将比特币转回法币的相关成本太高,不划算(转换一般通过比特支付(BitPay)或者挖矿交易(Coinbase)这样的支付处理器)。“希望性应用”的投资回报率(ROI)很差。

相反,典型的情况是这样的:付款给这样的商户,其效果等同于卖掉比特币的效果,都会把价格拉低。BCH阵营的所作所为是给市场发信号:“我们不想持有了!”这才不是美德!

4.商户应用并不一定会增加网络价值

某商户若是仅仅把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此人对网络就没有什么价值。你当然可以卖掉比特币换取商品或服务,但获取便利要付出代价,这代价就是丧失了其他支付手段的各种好处。比特币没有继发影响,因为商户既然只将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那么就会立刻卖掉比特币换取法币,而且一般会以自动方式换取,通过比特支付(BitPay)或者挖矿交易(Coinbase)这样的支付处理器。商户的这一类购买,实际和卖出比特币是一样的;这意味着还有额外的供应,拉低价格。

还有一些商户,虽然不提供激励措施,但确实保留着自己拿到的比特币。这些商人是将比特币作为价值贮藏手段。他们用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是因为想把比特币作为贮藏手段。这些不出售比特币的商人,就把交易变成了中性事件,不受供求关系影响。

还有其他商户,会采取激励措施让人们用比特币买东西。不论什么激励措施——打折,让其他支付手段变得困难,或者干脆禁止其他支付手段,这些都是真正应用的人。他们不仅想让比特币成为贮藏手段,还愿意支付额外费用做到这一点。这就让顾客购买比特币来获得商品或服务,让他们向这个商户买东西,创建额外的比特币需求,从而拉高价格。

BCH阵营鼓吹的,凯恩斯主义的“一路消费,迈向繁荣”的福音,完全没有区分以上三种商户。使用比特币作为贮藏手段的商户,跟不这么做的商户之间,有“质”的区别。而将整个大类全都当成“他们已经要把比特币作为贮藏手段”,这种假定也只有凯恩斯主义者做得出。商户在交易之后的行为,那“看不见”的部分,才能决定他们是否真的应用了比特币。

换句话说,商户必须首先有意向,将比特币作为贮藏手段。

5.看不见的效应

经济学研究的不只有看得见的效应,还有看不见的效应。看着商户应用的数量越来越多,这个指标自然很容易让人们发现,让人们高兴。凯恩斯主义的统计总是在汇总时丢掉很多信息;支付手段这个方面也不例外。

BCH阵营应用了凯恩斯主义的强制措施,而且继续侮辱、欺凌、排斥那些不接受他们的“汇总统计信仰”的人。BCH阵营的行为是反自由的,也反映了他们货币的中心化。

有可能BCH阵营是对的,也可能你确实需要大量的汇总消费才能让某种货币更有价值。是否如此,就要让时间来说话了。但现在已经有很多证据表明,BCH阵营,特别是那些领导,其实完全不相信这些理念,而且拒绝投资来证明自己的理念。

贮藏手段是让比特币有价值的原因,而且只有商户将比特币作为贮藏手段,他们的支付手段的应用才会产生效果。BCH阵营完全是逆天而行,还企图对别人采取强制措施,想要实现繁荣。祝他们好运吧!他们的祖师爷凯恩斯会骄傲的。

我坚定地认为BCH是比特大陆衍生出来的,是中心化的存在,有一个精英集团决定了其发展路线图,而BCH就是一种法币。

同时,因为BCH中心化的家长作风,导致了权力斗争。比特大陆和Craig Wright斗得死去活来,争夺控制权,他们都试图掌握BCH将来的发展方向。

本文内容源自Jimmy Song先生的分享,部分资料来自网络,由“未来大脑”采编,Mr.DAO主编,未经分享人最终审核。


来源:平行区块链作者:摘编编辑:dapong

本文链接: https://www.dyqklw.com/article/20181126/690.html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第一区块链网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第一区块链网”,本站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第一区块链网立场。

免责:阁下应知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仅供参考,不能做为投资决策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警慎!请谨防ICO、变相ICO!

相关文章

资讯

原创

荐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