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遭遇漫长熊市,区块链泡沫破灭后的众生相

新闻
  • 中国经营网
  • 2018-11-10 10:17

凛冬已至,币民们是等待下一个投机的时刻,是探索区块链技术,还是去实现“区块链颠覆世界”的梦想?这一切都充满了可能性。

11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该报告表示,针对ICO等行为将继续保持高压态势,加大清理整治力度。

曾经如日中天的区块链项目如今门可罗雀,昔日风光无两的区块链自媒体也经历了生死时刻,普通投资者从跃跃欲试到陷入寒日冬眠,而资本也对发币项目早已产生倦怠情绪。

“今年和去年是冰火两重天,2013年底的监管就已经吓退了不少人,去年的‘94禁令’也是如此,但是,能交易的还是继续在交易。”炒币者林峰(化名)近日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样说道。

熊市来临,老币民们热情退却,面临银行卡冻结、封vpn(虚拟专用网络)的监管环境,新币民难以进场。“没有新资金进场,牛市很难到来。”林峰说道。

凛冬已至,币民们是等待下一个投机的时刻,是探索区块链技术,还是去实现“区块链颠覆世界”的梦想?这一切都充满了可能性。

发币项目充满投机

去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全面叫停境内的ICO,这一文件在业内也被称为“94禁令”。

但这些并没有阻止用户仍然在进行场外交易,交易所搬到国外,继续开展针对中国用户的生意。

但自今年4月以来币圈陷入了寒冬,仅比特币就经历了多次暴跌。

某区块链自媒体在11月7日的一条微博上写道“听说牛⋯⋯来了?”一句话后打上了惊讶的表情。

熊市当头,所有的币民都在等牛市到来。其中也包括各种大大小小的区块链自媒体。在2013年就进入该行业的区块链自媒体人张特(化名)告诉记者,年初时,项目组根本不用找自媒体做推广,只要有项目,币民抢着投。然而随着熊市降临,没有什么新项目开发,项目组也基本上不做推广,很多以广告为主要收入的区块链媒体难以为继。

“有些(区块链)媒体工资都发不出了,转行的转行,还有坚守的。”张特说道。

守什么?等行情转暖。

但在寒冬中,投资者的行为也在发生着变化。其中一部分玩家撤场,区块链自媒体人王小币(化名)发现,经过去年的牛市之后,身边的朋友慢慢也从短期投机转向了偏长线的投资。“大家现在都更偏重理性的看待一个项目的好坏,不盲目跟风投钱了。”王小币说道。

林峰对如今的币市并不表示期待,他自称是一名“金融民工”,在A股浸淫多年,但也避免不了币市的种种陷阱。

“这是一块‘法外之地’,没有什么基本面研究,传统金融投研那套在这不管用的。”林峰说道。

4月至7月,诸多炒币者希望在熊市入局抄底,但结果却让他们始料未及。一位爆仓用户告诉记者,自己今年5月入场,投入巨量的资金是想做长期交易,所以对于陆陆续续的亏损也并不在意,但是在9月份,交易所出现爆仓事件之后,她对于交易所开始产生怀疑和不满。

自此,用户对数字资产交易所存在“定点爆仓”行为的质疑弥漫开来。据悉,所谓“定点爆仓”是指由于交易所知道所有人的爆仓线,所以通过机器人注册的虚假账号下砸K线,拉到爆仓线,从而收割一波差价的行径。然而,在交易所爆仓的用户却难以在国内找到法律依据来起诉交易所。

区块链从业者张柯锋从2013年入行以来,就认为大部分的发币项目充满了投机色彩。“从交易所到ICO到区块链媒体,他们整个链条都是通的,链条上的参与者都要分一杯羹。”他说,曾经有人建议他发币,但他表示拒绝。

聚焦区块链领域的投资人王涛(化名)认为,区块链最重要的不是它的技术,而是商业模型。“(ICO)说白了是高级版的众筹,不过这个高级版的众筹不需要什么资料,他只需要一堆人去忽悠,就可以把钱弄过来。”王涛告诉记者,自己更加考虑的是资金的使用效率。

记者发现,很多发币的区块链项目,往往只是写好了白皮书,就直接在交易所上币。此外,记者了解到的一个刚刚成立两个月的项目组,目前就已经在交易所上币,但应用推出的时间却预计在2020年。

对于这些新项目,个人投资者是很难判断和辨别其真假的,而长达两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路线规划,也让这些项目组是否会“跑路”成为未解难题。

王小币回忆,在去年,大量项目就靠白皮书来吸引投资者,其实这些项目的水分较多,很多散户投资者也因此损失很大。今年,基本上散户投资者参与的新项目很少。

“很多区块链项目都回归到了传统的创业融资模式,投资的都是一些风投公司和有一定体量的基金会。这些机构对风险的承受能力都比较高。”王小币说道。

投资风向转变

币圈的人也开始看项目了。

林峰始终坚信机会藏在价格变动里,他并不喜欢看白皮书,认为那是忽悠人的。因此尽管身在币圈之中,但是林峰也对于币圈目前的状况并不看好,他现在希望能够积累资金,然后投资到一些真正做技术与应用的区块链公司。

“链圈的人之前几年专心做技术研发,一直在冷板凳上坐着,那么你们(币圈)想做,也得重新把这个路给走一遍,就这么简单,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张柯锋说道。

张柯锋在做的事情,是如何将区块链技术与一些产业公司的需求相结合。他所对接的企业包括有色金属、合金、塑料等行业,这些行业具有一定规模的产业链,因此需要利用区块链的分布式记账与共享协作的技术特点进行资金周转。

在圈内,这种区块链叫做“联盟链”,上述所提到的大宗行业,千分之几的利润较为微薄,因此对于流转性要求较高,通过将行业内上下游的供应商、经销商、客户的资金周转端口对接“联盟链”,以此提高效率和透明度。

在他看来,很多发币的区块链项目的问题在于,根本无法实现商业落地。

植德律师事务所负责区块链业务的律师王伟告诉记者,区块链落地比较难,其中一点原因在于目前其TPS(每秒处理的消息数)级别过低,他表示,目前很多机构在做一些公链的研究,提升自身的TPS,一些投资人会考虑投资这些公链。

“没有哪一家可以拿比特币或者以太币的源代码来做一些商业的应用,那是做不了的,可能做个POC(概念证明)是可以的,但是真正投入实践中去,几万几十上千万用户一旦上链,技术上是难以支撑起来的。”张柯锋说道。

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表示,目前实现商业落地的大部分使用联盟链来搭建,验证了区块链的可能性和实际价值。但是对于联盟链来说,大规模复制推广难度比较大,实际上还暂时没有一个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

国家政策层面上,一直以来都比较强调的是将技术进行商业落地。

影响区块链项目的商业落地并不只是技术问题。两三年前,张柯锋发现,做技术的人和做应用的是两拨人,并且互相不了解,只有两方面都懂的人才能推动商业落地。

他在曾经做过的版权项目中,体会到实际应用中的困难之处,因为版权意识较弱,很多人实际上不愿意上链。

运用区块链帮助解决行业痛点,但一些行业核心问题,甚至并不需要区块链技术来解决,后者只是一个辅助作用。“这是一种微创新。”张柯锋说道。

张柯锋希望能够通过一点一滴的积累,让人们从一开始觉得没有区块链没关系,到最后每一天使用后都觉得非常有帮助。

“我一直在寻求的是,某些公司加上区块链,能够去颠覆一下这个现有的BAT的大格局。”王涛却有着不同的看法。他热切地期待着区块链行业能够诞生打败BAT的行业颠覆者。他告诉记者,现在已经在做这件事情,只不过具体细节目前不能透露。

“全世界应该都在期待着一个能够颠覆BAT的公司,或者说冲击他们的业务,这样才会带来颠覆,市场的爆炸需要一个信心,你觉得呢?”王涛说道。

“我现在已经不看任何关于币类型的项目,除非是图灵奖得主。”他说道。


来源:中国经营网作者:摘编编辑:gageerun

本文链接: https://www.dyqklw.com/article/20181110/670.html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第一区块链网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第一区块链网”,本站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第一区块链网立场。

免责:阁下应知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仅供参考,不能做为投资决策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警慎!请谨防ICO、变相ICO!

相关文章

资讯

原创

荐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