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行业的岔道口:如何迈向“价值创造”新阶段

观点
  • 杨驿昉
  • 2018-09-03 15:30

基于“发币”和“炒币”的区块链模式由于其巨大的财富效应引来资本的疯狂进入,但由于其无法创造价值,快速透支了全社会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技术创造信任”的共识。长远来看,基于通证经济模型的区块链项目的确有颠覆传统商业模式的潜力,与通过“无币”联盟链的应用帮企业降低成本并不矛盾。区块链行业如果想要从“炒币为王”向“价值创造”进阶,需要解决的正是如何摆脱当前面临的“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问题。

币圈为什么凉了?

币圈当前的悲惨境遇显然最直观地体现在“一键发币”的鼻祖——以太坊身上,相较于上半年最高点1343美元,ETH已足足跌去80%。以太坊作为区块链2.0时代同区块链1.0时代的分割线,亲手造就了币圈的繁荣一时。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如今却眼看他落入疯狂下跌却无人接盘的境地。其实V神本人已经对此场景有充分的预估,去年 10 月,V 神在采访时说到 90% 的项目会归零,因为他对以太坊的本质定位是“世界计算机”而不是“发币工厂”。但目前赤裸裸又略带讽刺意味的现实是,除了在中心化的交易所里可以快速流畅地进行ERC20代币所有权的交易转移外,以太坊的技术储备尚且离实现V神所说的“世界计算机”的愿景很远。Cryptokitty、Fomo3D,哪个简单的小游戏不把以太坊堵城了早高峰的北京?以太坊这种“发币容易而运行DAPP难”的属性客观上降低了发币的门槛,很多不需要区块链的,或者联盟链更合适的项目方可以强行发币;却将许多需要高性能、低手续费作为底层基础设施的,具有实际应用场景的DAPP挡在了门外。

当然,很多发币方用的并不是ERC20代币,而是跑在自己的公链上。不过结局与ERC20代币相同并没有什么悬念。世界杯后整个币圈踌躇满志,盼望着牛市。比特币很应景地上涨,而山寨币下跌,因为山寨币里的资金都跑去买了比特币。但是直到比特币也开始跌的时候,却发现资金并没有重新回到山寨币里——投资者显然开始对大部分山寨币失去了耐心和信心。

比特币的定位本身就是数字货币,用比特币进行价值转移无可厚非;可那么多其他所谓的功能型代币,除了炒币以外很少有其他场景的使用,几乎无法通过区块链完成过任何非价值转移的事儿。项目方美其名曰构建区块链社群,实质是在发展接盘者,压根不是在发展真实用户。投机的风口一过,发现了这么多项目方在裸泳,如果不赶紧下车,那才真的很尴尬。

为什么无数画着宏大愿景,打着酷炫概念,有着大佬站台,同时还有专人进行市值管理的项目,都殊途同归地归零了;而其他一些自下而上精确解决痛点却不包含通证体系的项目,比如阿里的跨境区块链支付,腾讯的区块链发票报账系统,不仅为区块链赢得了口碑,也解决了市场的刚需?在笔者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分为两部分:

第一,正本清源地看,发币不应该是目的,而是工具。发币也好,上交易所也好,只是一种帮助解决融资问题和资产流动性问题的手段,而目的则是真正地降低实体经济的商业成本,提升实体经济的效率。否则,必然演进成割韭菜的资本游戏,抑或是传销币的温床。目前的现状是币圈资源越来越向“炒币”类的应用集中,交易所、媒体、矿机、市值管理等环节,无不雁过拔毛收割了项目方。其中的道理和最近传统金融领域里频繁暴雷的P2P一样,如果只是资金盘而不创造价值,归零是必然的宿命。

第二,在产生变革性的商业模式之前,区块链的短期价值主要在于为实体经济降低成本。目前最需要做的是返璞归真,充分发挥区块链两个最基本的功能——纪录保存和交易,通过从现有流程中减少中间环节,减轻保存纪录和管理交易对账等的行政工作,或者降低交易过程中的摩擦成本,从而有效降低企业运转成本。这样,企业从降低成本中获利,又为提供区块链服务的参与者创造了新的收入,这个模式就可以跑起来了。

区块链需要哪种“改”法?

正所谓区块链速度,“币改”刚热潮掀起没多久,“链改”和“票改”又扑面而来。继元道、孟岩支持“币改”后,王学宗开始倡导“链改”;区块链公司井通则提出了“链通”;而前不久,人大教授杨东又开始提出共票机制下的“票改”;DIPNET创始人阚雷则喊出了“证改”的口号。

这一系列的不同名称的“区块链+”改革实际上都是区块链结合传统经济和赋能实体的过程,但结合点有所不同,币改注重Token的流通属性,链改更关注链式数据库的落地应用。狭义的币改思考的方向是实体经济项目的数字货币资本运作改造,比如代币融资、二级市场交易;广义上的币改则是将传统实体的业务按照通证经济的思路和模式重构,涉及链上代币与链下业务线的打通。链改也有两个层面,狭义的链改可以就是联盟链,比如溯源;广义的链改是对传统股份制企业进行区块链经济化改造,让其上链经营,成为区块链经济组织。

币改的高开低走完全和币圈由牛转熊的市场行情呈现一致的走向。币改推出后并不顺利,被质疑究竟是一场区块链赋能传统经济的变革,还是另类割韭菜的游戏?有人认为,所谓币改,说白了就是给那些不太懂如何进行ICO的项目方,提供一个专有的区域为上币提供便利,可以自由地进行ICO。比如,QOS插队成功却最终暴跌的例子,被认为只是挂着币改的名头,却换汤不换药,旧瓶装新酒。

另一方面,麦肯锡发布的区块链报告强势加持了链改。麦肯锡认为,通过私有的、需许可的区块链,公司无论大小,都能在其中获得商业价值。本就占据主导地位的玩家既可以继续保持中心化的地位,还可以与行业中的其他参与者联手获得和分享价值。而参与者可以从安全共享数据中获利,并提高运营效率。

币圈凛冬来临,究竟选择坚持“币”,还是转向“链”?

答案也许不是非黑即白式的。单纯的币改过于强调区块链的“价值传递”功能,而单纯的链改则过于强调区块链的“底层账本”功能。从更宏观的角度上看,广义的币改和链改可以有机统一,基于业务场景、融资、上市等角度全局化设计,融合区块链“账本数据库”、“价值互联网“、”分布式商业组织“等多重功能。

币改和链改的意义都在于移植旧有模式到新的平台,但新的技术浪潮的出现,真正有意思的地方是出现全新的东西,而不是移植旧的东西。如果以穿越牛熊为目标,无论是币改还是链改都会将重点从传统的”记账“和”交易“两个高频功能之外向更重要的”分布式商业组织“——这一全新的社会组织体系演进。通过区块链作为底层基础架构,建立分布式商业自组织,用token替代传统股份制协作模式,让参与创造财富的各种利益相关者都具有组织的长期利益的共治和共享权力。从而改变股东利益、员工利益、消费者利益三者不一致的局面,将传统公司制向“区块链公社”制转变。

熊市的出口在哪里?

站在区块链行业的岔道口,一种思路是通过与已有互联网或实体应用结合,追求项目迅速落地,也即前文提到的“币改”、“链改”、“票改”、“证改”。而另一种思路是孵化前所未有的新项目,聚焦于基建和中间件相关方向,例如,开发底层公链、众筹合规平台、智能合约审计。这摒弃了之前想要通过与已有互联网应用结合,追求项目迅速落地的思路。

拨开熊市的迷雾,区块链行业如果想要从“炒币为王”向“价值创造”进阶,需要解决的正是如何摆脱当前面临的“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问题,即能够让区块链发挥分布式商业自组织的能力的三个前提条件:基础设施、资产上链与参与者身份。

第一,商业友好型的高性能公链将作为未来通证类分布式商业生态的基础设施。市场呼唤天王级的应用太久了,但一直没出现,有的公链号称DAPP数千,但日活加起来还不如传统互联网里的一款小游戏。按照木桶原理,高性能基础设施的缺乏会束缚整个行业的发展高度。抖音为什么突然火起来?5G时代带来的低流量成本,加上智能手机硬件的成熟和平民化,辅以人工智能算法的推荐,这就是基础设施的必要性。如果类比互联网的发展,我们现在还在做服务器、做协议层的基础设施建设。互联网经过 20 年的发展才诞生出一个 Facebook ,必须要有云服务和中间层来降低使用的门槛,才能有一个超级应用跑出来。类似的道理,高性能的基础设施,低廉的使用成本,将决定区块链领域是否能出现现象级的应用。

第二,可自由调用的中间件模块是未来资产上链的关键。很多公链项目对链上的愿景侃侃而谈,却往往连第一步——资产如何上链的问题都没解决好。股票等原生数字资产的确权和通证化尚且容易,但物理资产怎么做到链上链下资产的对应?资产上链需要做到确权保证、防伪造和可审计性三点。虽然区块链的纪录具有不可改变的特性,但是物质本身或是传感器有被篡改的可能,这是区块链的软肋,也是非数字化资产上链的关键问题所在。监管机构可通过分布式数字身份系统来进行资产确权;IoT或生物识别设备可用来实现防伪造;稳定币用来实现法币的自由出入和支付清结算。这就需要将分布式身份、硬件防伪、稳定币等功能做成通用的中间件来发挥作用,通过标准化的接口打通链上链下,弥合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巨大鸿沟。如此,公链上的各类商业应用DAPP才能轻松调用中间件来实现实体资产交易、结算等功能。

第三,参与者由短期套利者向长期价值创造者的身份转化是解决空中楼阁问题的前提。市场和社群必须花精力培养真正的使用者,而非吸引快进快出的投机者。虽说分布式自组织比公司制能更好统一各利益相关方的立场,但如果所有的token持有者的身份都聚焦于投资者而非使用者,本质上并无法改变公司制的弊端。为什么马斯克力推将特斯拉私有化呢?被二级市场投资者短视的眼光裹挟,是难以成事的。看现在币圈的浮躁风气,别说以月为退出周期,有的投资人甚至要求项目方上交易所前一天投钱,上所当天即抛盘套现。“股东“、”消费者“、”员工“三者身份的模糊化固然是好事,但大家必须同为使用者,才能同享生态的成长增益;如果全员当股东,没有真实消费者,连生态增长都没有,何来收益共享?

尾声

有人说,区块链的上半场已经散场了。但好在行业的人心还没散,除了从媒体上听说朱潘宣布永久退出币圈以外,笔者身边并没有多少人真的离开区块链行业。资金也没有真正离场,大部分只是去避险了。虽然承受着压力,但从业者们似乎也正期待这样的一次市场出清过程,来排出荼毒。对于有远见的团队,熊市或许才是真正炼金的阶段。

赋能实体经济,更需要基建和中间件来提供标准化的打法。建立在去中心化应用之上的通证经济的普及,可能需要3-5年的发展。随着更多企业的改革尝试,真正创造价值的项目会浮出水面,区块链终将会构建出新型的数字化经济社会。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来源:杨驿昉作者:杨驿昉编辑:dapong

本文链接: https://www.dyqklw.com/article/20180903/469.html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第一区块链网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第一区块链网”,本站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第一区块链网立场。

免责:阁下应知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仅供参考,不能做为投资决策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警慎!请谨防ICO、变相ICO!

相关文章

资讯

原创

荐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