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挖矿惊魂记:被警察多次勒索绑架,矿机被没收

产业
  • 一本区块链
  • 2018-08-26 09:59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大半年里物价涨了460倍,人们吃垃圾、吃猫、吃狗……这是在委内瑞拉发生的通胀“奇观”。

法币狂贬,美元难求,委内瑞拉老百姓能靠比特币救命吗?和媒体报道不同的是,答案是否定的——当地老百姓太穷了,穷到买不起矿机,也买不起比特币。

而在委内瑞拉当矿工,不心惊胆战是不可能的。被勒索、被绑架,矿机被没收,几乎是无法逃避的宿命。

在这样的情况下,挖矿和买比特币,可能仍然只是属于少数人的特权。

大部分人,只能咬牙忍受法币的贬值,勉强活着。

01 勉强活着

走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街头,前矿工大卫正在亲眼见证一幕幕匪夷所思的场景。它们看上去无比魔幻,但都是委内瑞拉普通老百姓当下的日常:

大超市和医院空空荡荡,货物和药品奇缺。重疾病人在等死。

公交车停运了,乡间运牲畜的卡车开进城市,充当公交车。车厢原来关的是牲畜,现在挨挨挤挤,站的全是人。

餐馆倾倒剩菜,穿着并不寒酸的等待者蜂拥而上。脚穿耐克的男人,在垃圾堆里翻翻捡捡,狼吞虎咽。

肥皂和洗发精太贵,很少有人用得起了。女性每个月的卫生用品,被用布替代。厕纸供应时断时续,人们只好用报纸擦,报纸用完了,就用水洗——问题是,一周7天,可能要停6天水。

……

据媒体报道,今年以来,委内瑞拉的物价上涨了460倍,老百姓开始流行以物易物,或者用鸡蛋当货币。

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更预测,这个全世界原油储量最丰富的国家,在今年年底,可能打破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通货膨胀记录,通胀率达到惊人的1000000%。

“现在老百姓饿不死,但也吃不饱,只能说是勉强活着。”大卫说。

他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为了保障基本民生,委内瑞拉政府以极低的价格供应大米、玉米粉、奶粉、糖和盐。但按照政府供应价,普通人每个月的工资,也只能买10公斤大米,或者10公斤玉米粉。

“他们就只吃大米,或者玉米粉,没有别的可吃。”大卫说。因为在市场上,1公斤番茄的价格是700多万玻利瓦尔,1公斤土豆的价格是350万玻利瓦尔,而当地人的月工资,只有500万玻利瓦尔。

当地人在垃圾堆里捡吃的

更可怕的是,哪怕买大米和玉米粉,都是限额且“限号”的——政府会根据民众身份证最后一位数字,决定哪部分人哪天可以买。

每次买都得排长队。比如买大米,得排一两百米的长队,才能买到2公斤的当周限额。因此,每一周,普通人都要花一天排队,才能买齐几种政府低价供应的生活必需品。

排队买生活必需品的普通民众

当然,当地还有特殊的小型商店,专为极少数有钱人服务。里面有一些市面上没有的商品。

“全国2000万人,活得还算过得去的,估计只有20-30万人。”大卫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委内瑞拉人大量逃往邻国,比如巴西、哥伦比亚,甚至引发了当地骚乱。

就连小偷也逃走了。

“在本国偷不到东西了。小偷走在街上,看到的人跟自己一样穷。”大卫表示。

骇人的通货膨胀“奇观”,让委内瑞拉成为全世界各大媒体报道的焦点。大家纷纷关注:在这样一个治理失序的国家,老百姓如何自救。

但大卫表示,外界的很多报道,未必完全真实。

比如2018年5月,彭博社的一篇名为《加拉加斯每户人家都有秘密挖矿设备》的报道。

“怎么可能全民挖矿?老百姓一个月工资合美元1块多,而买一台旧矿机要1000美元——买一台旧矿机,不吃不喝,要攒近1000个月。”大卫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他表示,在委内瑞拉,如果你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根本无法挖矿自救。

“实际上,目前在委内瑞拉挖矿的,都是有关系的人,或者是政府官员。”他说。

那么,靠购买比特币,进行资产保值呢?比如Bitcoin.com就称,最近委内瑞拉比特币的交易量大幅上升,创造了当地每周交易量的新纪录。

大卫表示,悲哀的是,在委内瑞拉,靠买比特币跑赢通货膨胀,也根本不是普通老百姓做得到的事情。

“现在比特币一个6000多美元,他们一个月的工资只有1块多美元,你算算,能买到多少比特币?”他反问。

看上去,购买比特币,仍然是当地特权阶级或富裕阶级的避险专利。

穷人,只能靠捱,挣扎着活。

02 挖矿生涯

和现在的大量外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委内瑞拉曾是拉丁美洲数一数二的富裕国家,很多外国人热切盼望进入这里。

那时,委内瑞拉普通人的月收入能达到2000-3000美元,日子很好过。听说这里赚钱容易,1990年代末,大卫也从阿根廷来到委内瑞拉淘金,开了一家工厂。

“那时,一个工人的月收入也有1000美元。”他回忆。

在同一时期,查韦斯上台,提出要建设“21世纪的社会主义”,开始推行高福利政策,和后来被评价为“拙劣”的企业国有化举措。

得益于当时的国际高油价,高福利政策一度运行无碍。但随着油价暴跌,经济结构单一、严重依赖进口的委内瑞拉,情况逐渐恶化。

此时,政府加速开动印钞机,用财政赤字支撑高福利。

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民众对通货膨胀毫无知觉。

原因之一,是大家用的,都是委内瑞拉的法币玻利瓦尔,而非美元。在温水煮青蛙的状态下,人们很难一下发觉票子变毛。再加上政府会不断加薪,民众的直观感觉往往是“工资又涨了——去年5万,今年500万”。

“政府还会引导他们,说市面上物价贵,都是因为资本主义的问题——是奸商在哄抬物价。”大卫说,很多人都信了。

“有人还觉得,这个政府关心人民,提供了便宜的生活必需品,比上一个政府好。”他表示。

此外,委内瑞拉是一个实行新闻管制、网络管制和外汇管制的国家,民众并不知道,相对于美元,玻利瓦尔在大幅贬值。

而大卫开始自己的矿工生涯,纯属机缘巧合。2015年,一个朋友问他,要不要挖矿。

委内瑞拉的电费极其便宜,基本等于免费。据统计,在这里挖出一个比特币,电力成本只要531美元,委内瑞拉因此成为全世界挖矿成本最低的国家。

“赚的就是电费。”大卫很清楚这一点。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在自己的主营业务之外,他开始兼职挖矿。

“我没有比特币信仰。我是商人,什么赚钱,我就想试。”他坦承。

他先是购买了五六十台蚂蚁矿机。运气最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挖到几个比特币。

那一年,比特币的价格,从200多美元,涨到了400多美元。

尝到甜头后,他不断扩大挖矿规模,买入更多的矿机。但他发现,挖矿的难度也在不断提升,到后来,用100台机器挖一天,也挖不出一个比特币了。

更让他觉得不划算的是,比特币矿机的折旧率惊人:一台2000美元购入的新矿机,在用了6个月之后,就只能卖400美元了。

他开始把目光投向了问世不久的以太坊。原因很简单:以太坊是用显卡挖矿,显卡是从美国批发,如果一次批发四五百片,每片的成本只要180美元。因为委内瑞拉物资短缺,这些显卡在用了3-6个月之后,还能以250甚至300美元的价格卖出去。显然,这是一笔净赚的生意。

“刚开始挖的时候,ETH的价格只有1美元。一张显卡,一天可以挖出2个ETH。”大卫回忆。他赶上了好时候。

于是,他开始逐渐淘汰比特币矿机,从以比特币矿机为主,到比特币和以太坊矿机各一半,到最后,All-in 以太坊矿机。

但他发现,在比特币身上出现过的一幕,在ETH上也出现了:随着全球算力的提升,挖矿难度不断增加。到后来,用100张显卡,才能挖出一个ETH。

在此期间,委内瑞拉的经济形势继续恶化。即使在首都加拉加斯,也经常会停电。而在其他地方,情况更是糟糕——每天只能供电4-6小时。限电,对高度依赖电力的挖矿业,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大卫发现,在委内瑞拉,要做一个矿工,越来越难。

03 金盆洗手

而对矿工来说,真正的风险,是来自委内瑞拉政府层面的——在当地,政府会严厉打击私下挖矿。

“我们都像小偷一样,神秘兮兮,讳莫如深。”大卫说。

但是,总是有眼红者去举报。因此,大卫被警察勒索过好几次。他们直接找上矿场来,视察一圈,然后要求他支付等于全部矿机价格的“罚款”。

“他们都懂,会评估矿机价值。如果你有20万美元的矿机,他们就要20万。如果你有30万美元的矿机,他们就要30万。”大卫说。

当然,这些所谓的“罚款”,都没有发票。每次被罚,都是一次血洗。

“赚的就是电费。”大卫很清楚这一点。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在自己的主营业务之外,他开始兼职挖矿。

“我没有比特币信仰。我是商人,什么赚钱,我就想试。”他坦承。

他先是购买了五六十台蚂蚁矿机。运气最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挖到几个比特币。

那一年,比特币的价格,从200多美元,涨到了400多美元。

尝到甜头后,他不断扩大挖矿规模,买入更多的矿机。但他发现,挖矿的难度也在不断提升,到后来,用100台机器挖一天,也挖不出一个比特币了。

更让他觉得不划算的是,比特币矿机的折旧率惊人:一台2000美元购入的新矿机,在用了6个月之后,就只能卖400美元了。

他开始把目光投向了问世不久的以太坊。原因很简单:以太坊是用显卡挖矿,显卡是从美国批发,如果一次批发四五百片,每片的成本只要180美元。因为委内瑞拉物资短缺,这些显卡在用了3-6个月之后,还能以250甚至300美元的价格卖出去。显然,这是一笔净赚的生意。

“刚开始挖的时候,ETH的价格只有1美元。一张显卡,一天可以挖出2个ETH。”大卫回忆。他赶上了好时候。

于是,他开始逐渐淘汰比特币矿机,从以比特币矿机为主,到比特币和以太坊矿机各一半,到最后,All-in 以太坊矿机。

但他发现,在比特币身上出现过的一幕,在ETH上也出现了:随着全球算力的提升,挖矿难度不断增加。到后来,用100张显卡,才能挖出一个ETH。

在此期间,委内瑞拉的经济形势继续恶化。即使在首都加拉加斯,也经常会停电。而在其他地方,情况更是糟糕——每天只能供电4-6小时。限电,对高度依赖电力的挖矿业,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大卫发现,在委内瑞拉,要做一个矿工,越来越难。

03 金盆洗手

而对矿工来说,真正的风险,是来自委内瑞拉政府层面的——在当地,政府会严厉打击私下挖矿。

“我们都像小偷一样,神秘兮兮,讳莫如深。”大卫说。

但是,总是有眼红者去举报。因此,大卫被警察勒索过好几次。他们直接找上矿场来,视察一圈,然后要求他支付等于全部矿机价格的“罚款”。

“他们都懂,会评估矿机价值。如果你有20万美元的矿机,他们就要20万。如果你有30万美元的矿机,他们就要30万。”大卫说。

当然,这些所谓的“罚款”,都没有发票。每次被罚,都是一次血洗。


来源:一本区块链作者:摘编编辑:xixi

本文链接: https://www.dyqklw.com/article/20180826/442.html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第一区块链网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第一区块链网”,本站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第一区块链网立场。

免责:阁下应知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仅供参考,不能做为投资决策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警慎!请谨防ICO、变相ICO!

相关文章

资讯

原创

荐读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