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力帝国比特大陆想转型人工智能,挖矿霸主换了战场还能继续称霸吗?

公司
  • 白话区块链
  • 2018-08-12 03:20

算力帝国进军AI领域。

从第一代矿机S1,到掌控超过40%的比特币全网算力的“矿霸”,比特大陆用了5年时间;在矿机领域获得了百亿收入、牢牢占据第一的比特大陆正式涉足AI领域,它能复制过往的成功,捧起AI的圣杯吗?

比特大陆的办公室位于北京奥森公园对面。一座四层小楼里,挂着一块A4大小的金色铭牌,上面写着公司名称。公司前台悬挂着两台显示器,一台显示着比特币价格走势,另一台则播放着视频,图像里是一台台长方体的银色服务器,它们整齐地摆放在机房里,日夜工作以获得看不见摸不着的数字资产。

在外形上,这并不是一家起眼的公司。不过以胡润2018年一季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为参照,比特大陆排名已经达到第13位,排名超过它的仅有蚂蚁金服、滴滴、美团等12家公司。2018年7月6日,根据财新网报道,比特大陆已完成B轮融资,融资规模3~4亿美元,估值约为120亿美元。此轮融资包括红杉中国、美国对冲基金Coatue以及新加坡国有的新兴市场投资基金EDBI。比特大陆对此新闻表示不予置评。

这家公司以行事隐秘著称,极少面对公众发声,外界对其知之甚少。据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今年2月发布的分析估测,比特大陆2017年年营收在50亿-60亿美元,年利润为30亿-40亿美元,其利润与英伟达(Nvidia)相当。英伟达是一家成立超过25年的美国上市公司,目前市值超过1500亿美元。比特大陆联席首席执行官吴忌寒5月21日在接受《彭博商业周刊》独家采访时否认了伯恩斯坦的预测,他表示,公司2017年的营收为25亿美元。一名要求匿名的比特大陆内部人士同样否认了伯恩斯坦的数据。

这家成立仅5年的公司依靠销售虚拟货币矿机,成为了芯片行业的新贵。自2017年下半年起,比特大陆已成为全球最大半导体制造商、台湾芯片巨头台积电在中国地区的第二大客户,今年更可能跻身其全球前5大客户(包括苹果和高通)之一。根据半导体及电子行业研究机构芯谋研究,比特大陆在2017年已经成为中国第二大芯片设计公司,仅次于华为海思。

除了销售矿机,比特大陆还是矿池运营商,运营其他矿工可加入的蚂蚁矿池(Antpool)、BTC.com矿池。在赚取巨额利润的同时,比特大陆也备受争议。它一直面临着“挖矿中心化”的指责,这种观点认为,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但比特大陆对矿机和矿池的垄断,会给比特币区块链的安全性带来巨大风险。此外,由于被认为夸大宣传,矿机收益严重不足,矿工们称比特大陆为矿霸,维权事件此起彼伏。

“算丰”深度学习加速卡

在赞美和反对声中,比特大陆转身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人工智能。去年年底,比特大陆正式发布自己的初代AI芯片。吴忌寒将其命名为Sophon BM1680,Sophon(算丰)取自科幻小说《三体》里的智子,在虚构作品中,它是三体人锁死地球科技的工具,也是监视太阳系的工具。吴忌寒是科幻小说《三体》的忠实拥趸。现在,Sophon正试图在中国的安防等领域发挥作用。

吴忌寒预测,5年内比特大陆将有40%的收入来自AI领域。如果这一目标达成,则意味着比特大陆成功完成了从数字资产到AI芯片的赛道切换,这或许将为中国芯片行业的发展提供一种新的思路与发展样本。

掘金时代

吴忌寒的创业一开始并不被看好。出生于重庆的吴忌寒是85后,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系和心理学系,2009年北京大学毕业之后进入了投资行业,做的是风险投资的分析师和投资经理的工作,2011年五六月份的时候接触到比特币后,曾在淘宝和比特币交易所Mt.gox大量买入。2013年4月份的时候,他开始全职从事比特币相关工作。他也是比特币设计者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撰写的白皮书《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论文的中文翻译者,其译文是该论文目前流传最广的中文版本。2011年8月,吴忌寒在巴比特论坛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描述了自己用比特币购物的经历,“花了0.1个比特币将同事的云服务内存从2GB升级到18GB”。2011年初,1比特币只值0.3美元,2018年7月,1个比特币的价值超过6500美元,涨幅超过2万倍。

和比特大陆同期、最被广泛看好的公司是一家名为“烤猫”的矿机制造商,一批浙江商人投资了烤猫,并订购了它预售的芯片。由于迟迟未能收到那批芯片,浙江投资人的资本金出现巨大的亏损,在已经发生延期的情况下,同样作为烤猫投资人的吴忌寒觉得有必要帮助这批投资人挽回投资成本,无心插柳地成立了比特大陆。吴忌寒对《彭博商业周刊》表示,创立公司时,他设想能开展的比特币业务主要是两项:生产挖矿芯片和加密货币交易所。但“后者法律风险更大,好做一点的只有比特币挖矿,因为这肯定是合法的。”

随着烤猫创始人的失踪,烤猫灰飞烟灭,比特大陆帮助浙江商人们挽回了芯片预售上的亏损,并逐步在矿机领域建立了声誉和影响力。“烤猫是北大计算机系毕业,而吴忌寒是学经济的。大家都认为学计算机的更懂行。没有人想到居然是比特大陆成功造出了矿机,并且持续地经营了下来。”矿场投资人、脑洞大开CEO许智宏表示。和吴忌寒共同创立比特大陆的是一名资深的芯片从业者詹克团。詹克团略年长于吴忌寒,中国科学院毕业后,一直从事集成电路的设计工作,早年曾就自己的一个电视机顶盒创业项目邀请吴忌寒加盟。目前比特大陆采取双CEO制,吴、詹两人同时管理。

挖矿这门价值百亿美元的生意源自中本聪。2009年,全球金融海啸爆发次年,比特币问世,它及背后的区块链技术成功地建立起了一种不依赖中心认证的交易系统。中本聪设想比特币如同黄金,需要进行“挖矿”,即通过解决复杂的数学运算进行工作量确认。每隔10分钟左右,一名胜者将被选出,可以赢取12.5枚比特币。挖矿过程类似于猜保险箱密码,其密码组合有数十亿种可能性,能最先猜对组合的矿工就能最先解锁保险箱。因此,矿工拥有的机器越多、性能越强,赢得比特币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在反对者眼里,这是一件愚蠢而浪费资源的事情。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曾在《纽约时报》专栏中评论,“现在人们耗费大量资源去创建‘虚拟黄金’,它只不过是些数字串。”

然而,随着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价格一路飙涨,矿机愈发成为一门利润丰厚的生意。一开始,在电脑上运行程序可以挖矿,但此后,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主机箱直接挖矿。“矿工”们需要功耗低,成本少的挖矿解决方法,而要达到这一目的最重要的是要有运算能力强的芯片,以此组建矿机。中国政府对于数字货币资产颁布了严厉的监管政策,但并未限制矿机的销售。比特大陆内部人士透露,公司目前并未受到监管压力。

比特大陆的公司命运一直和比特币价格紧密相连:在比特币价格下跌时,整个挖矿行业哀鸿遍野,没有人愿意购买矿机并付出昂贵的电费来挖掘一个价值不断下降的数字货币。然而随着价格上涨,矿机生意变得愈发炙手可热。在挖矿领域,矿机价格、算力难度、电价、币价之间有着微妙的关系,而比特大陆则充分利用矿工预期,根据比特币价格灵活调整矿机价格,以此获得利润最大化。2015年12月,詹克团在接受彩云比特的专访时承认,公司研发的蚂蚁矿机S7短短两个月间销售额就达到了4亿人民币。

除了销售矿机,比特大陆运营的矿池主要位于内蒙古、新疆、云南、四川和以色列。根据《纽约时报》2016年一篇名为《比特币战争》的报道,“比特大陆为自己保留了数量可观的矿机。这些矿机分布在冰岛、美国和中国。”在2016年,这些矿机占全球比特币网络算力的10%,而现在,根据区块链媒体Bitcoinist的估计,比特大陆控制了超过40%的比特全网算力。依靠矿机生产能力,比特大陆在2017年成为了加密资产世界里最重量级的玩家。

位于河南平顶山的矿工沈林是当地的一个苹果手机店老板。2016年,在接触到区块链概念并投身矿机生意后,他迅速地实现了个人财富的暴涨,“不是几倍、几十倍的增长,而是从五位数到八位数的增长”,但他拒绝更详细地透露其财富来源。他通过淘宝购买了主机箱,自己组装好放置在家中的一个20平米房间里,日夜闪烁的红色灯光,机器们自动运行着程序,在虚拟世界里挖掘财富。在比特大陆推出以太坊矿机后,他正计划寻找合适的时机入手。“挖矿很难,很多矿工没有坚持下来,因为在币价低迷时看不到前景。你必须有定力,要在市场低点的时候出手买矿机,市场高点的时候出手卖币。”现在,沈林准备关闭当地的手机店,到区块链公司集中的北京或杭州寻找工作机会。

在挖矿领域,如沈林这样在家挖矿的散户是少数,更多的是投入千万乃至上亿资金在新疆、云南等地开设矿场的大矿主。“这个市场里未来只有大玩家才有生存机会。”许智宏说。他的矿场开设在新疆。

从极客论坛上的一篇论文到数亿美元的产业,跌宕起伏的九年中,挖矿业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包括矿机制造商、销售商、矿工和矿池经营者,他们对虚拟货币的热情,造就了比特大陆的崛起。

挖矿产业化、AI化

在吴忌寒的记忆里,2014年,比特大陆走到了几近破产的边缘。在此之前的2013年11月,比特大陆刚推出了第一代矿机:蚂蚁矿机(Antminer) S1。这款矿机采用专用集成电路(ASIC)芯片,ASIC是一种挖矿定制芯片,它专门针对挖矿效率而设计,将必要的算法直接设计到硅晶片中,令矿机运行得更快、更省电。蚂蚁矿机面世得如此之快,完全归功于詹克团和他带来的一整支拥有芯片设计经验的团队,只用了半年,该团队就成功研发出搭载S1的芯片,即当时代表55纳米(nm)挖矿芯片最高水平的BM1380。蚂蚁矿机形似传统桌面电脑的主机,矿机内部搭载着几十或数百颗相同的高性能芯片。

作为提升矿机计算能力(即算力)的重要硬件,芯片决定矿机性能。算力即全网上每秒能做哈希(Hash)算法的运算次数。2009年1月,中本聪用电脑中央处理器(CPU)挖到了第一枚比特币,2010年9月,搭载图形处理器(GPU)的显卡挖矿软件发布,次年,显卡矿机面世。2013年,一颗BM1380芯片的算力约为每秒1万亿次(TH/s)。这种专用集成电路矿机无限激发出全网算力。截至目前,全网比特币的哈希算力已经达到每秒2600万万亿次(26EH/s)。相比2010年之前全网算力一直在每秒10亿次(1GH/s)以下,全网算力涨了近300亿倍。挖矿越来越产业化,个别极客依靠电脑挖出比特币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相关矿机的升级换代如同军备竞赛。从2013年至今,蚂蚁矿机已经出到了第9代。除了针对比特币的S系列矿机以外,比特大陆还开发了针对莱特币的L系列矿机、针对以太坊的E系列矿机以及针对比原链的B系列矿机等。这家创业公司还开发了实用型可移动矿场等产品。此外,通过芯片、矿机、矿场、矿池和云挖矿服务,比特大陆搭建了完整的数字资产生态,它不仅是个设备厂商,还拥有矿场、为矿工交易平台收取手续费,拥有多种盈利模式。

随着比特币和虚拟资产的价格暴涨,比特大陆走出了起步之初的困境。从无名小卒到国内芯片设计公司收入排行榜眼,比特大陆只用了5年时间。2017年,这家公司获得了红杉、IDG等公司的投资。由于它下了高达15亿美元的订单,台积电2017年三季度的运算业务同比大增四成。

随着芯片技术的提升,比特大陆发现自己拥有的机会不仅在销售矿机上,原因是其研发的芯片并不局限于挖矿,还可适用于AI 领域等诸多垂直应用场景。“人工智能也需要大量的计算。”吴忌寒对《彭博商业周刊》说。“比特大陆在数字货币芯片领域成功量产数十亿颗芯片,拥有最先进的7纳米制程设计经验。”财经媒体《品途商业评论》在2018年4月的一篇报道中这样表示。Sophon BM1680专门用于加速机器学习。尽管英伟达等公司也制造类似产品,但申万宏源安防领域一名要求匿名的分析师认为,鉴于比特大陆在挖矿上积累的技术,其芯片在深度学习上更有优势,价格也更便宜。同时这家公司还具备资金和人才优势。

在大普微CEO杨亚飞看来,7纳米的制程设计经验是一个在芯片行业内相当领先的水平。“对于这家公司来说,AI是一个更大的故事。”杨亚飞说。他认为,在AI领域,传统的芯片设计公司英特尔、AMD等公司均没有建立起绝对的、不可超越的实力,新一代的中国公司拥有机会。由于拥有量产经验、资金优势并借此吸引到人才,杨亚飞认为尽管用于挖矿的ASIC芯片技术含量相对较低,但比特大陆在AI领域仍可能获得机会。

在创立大普微之前,杨亚飞在高通公司首席科学家办公室、芯片集团担任高级主任,负责智能手机芯片、物联网芯片等产品安全。在他看来,芯片设计行业的特点是需要找到确定的市场和应用场景;研发周期长,复杂芯片需要两年左右开发时间;团队人员需要有多年工作经验;行业毛利高。“和软件开发可以快速迭代不同,芯片行业一次流片即试生产,需要上百万美元,因为量产经验对于芯片公司很重要。简单来说,做芯片手上一得有钱,二得有经验丰富的团队。”在矿机芯片研发上的积累,让比特大陆拥有其他AI芯片创业公司所缺乏的丰富的芯片量产经验。

比特大陆内部人士表示公司的目标是成为区块链世界的英特尔,为整个计算机行业做出更大的贡献。“我们目前主要的盈利在矿机销售上,但现在,AI是我们最看重的业务。今年公司业务仍将高速增长。”该人士这样表示。作为一家公认的矿机公司,比特大陆的官方网站称自己是一家“专注于高速、低功耗定制芯片设计研发的科技公司”。2018年4月,比特大陆登上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在节目中,它被介绍为一家芯片公司,基于比特大陆AI芯片的智能交通视频分析系统得到了展示。

目前,比特大陆将芯片的落地应用场景放在了安防、大数据、机器人等领域。在1月4日召开的一次战略沟通会上,比特大陆的人工智能产品战略总监汤炜伟表示,希望可以利用智能视频分析服务器算丰 SS1,助力新疆安防建设,为新疆的安防事业贡献力量。申万宏源匿名分析师表示看好比特大陆在安防领域的布局,因为从AI芯片的发展角度,安防是最先落地的领域:“比特大陆推出的AI芯片进入安防领域,不会有大的技术难度。”他预计,尽管比特大陆的芯片迭代到第二、第三代才会被大规模使用,但其应用前景仍然广阔而值得期待。

竞争愈发升温

在国外社交媒体Twitter上,吴忌寒喜欢用英文发表推文。2017年的一次网络直播节目中,戴着眼镜、留络腮胡的他在镜头前介绍了自己进入这一领域的机缘。他表示,自己在大学时就对经济学、货币史感兴趣。和温文尔雅的外表形成冲突的是,在国外论坛上,许多人称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为“JIHAD”(恐怖分子),这来源于他名字的拼音“Jihan”。

在行业内,比特大陆的评价两极分化。一方面,它被认为是中国实力的代表,另一方面,作为一家年轻公司,比特大陆现在已经开始承受“垄断”和“绑架比特币”的指责。无论是关于比特币发展路径、还是新兴矿池与交易所派和传统的技术社区派的争议上,比特大陆都是众矢之的。“人们经常谈到挖矿领域出现新的参与者,但任何人想要取代比特大陆在挖矿领域的主导地位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早就以光年的速度超前了。40亿美元的收益可以用来构建更好的硬件,在可预见的未来中进一步主导挖矿领域。”在一封公开信里,吴忌寒和他的公司遭受了如此的指责。吴对于他的公司权力的批评不以为然,因为他认为其他芯片制造公司也不可避免地将进入这一领域。“如果不是我们,它可能是英特尔,它可能是英伟达,也可能是AMD。”他对《彭博商业周刊》说。

矿机市场的竞争没有缓和的迹象。日本科技公司GMO宣布其7纳米矿机芯片已经接受预订货,届时全网算力将比现在增加9倍。此外,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包括嘉楠耘智等中国公司。嘉楠耘智是阿瓦隆矿机的销售者,成立时间早于比特大陆,目前也进入了芯片设计领域。在嘉楠耘智的杭州总部,能看到员工们在白色为主色调的办公空间里忙碌,英文通话声此起彼伏。展厅里摆放着多台矿机和芯片样本。两台65英寸电视机正播放裸眼3D动画,一名嘉楠耘智工作人员告诉《商业周刊/中文版》,公司已和一家欧洲消费电子公司达成合作。能输出这一技术同样源于矿机芯片研发所积累的实力。

嘉楠耘智已经于5月15日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从其招股说明书中,可以窥视到挖矿的生意经。根据其招股说明书,嘉楠耘智的定位是芯片设计公司,创始人张楠赓发明了第一批内置ASIC芯片技术的加密货币挖矿机。2015年,这家公司的营收不足5000万元,2017年则飙升至13.0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400%;毛利率也由29.1%增长至46.2%。该招股书还显示,2017年嘉楠耘智交付了29.45万矿机,按交付量计的市场份额为20.9%,排全球第二名;第一名交付量为94.01万台,市场份额为66.6%。第一名的生产商即为比特大陆。有消息宣称该公司9月也将在香港提交上市申请。比特大陆对此表示不予置评。

尽管加密货币遭到了中国政府的管控,但加密货币的矿机生产商们依靠芯片设计能力,反而帮助中国芯片产业获得了发展机遇和市场话语权。“在计算机系统领域,国产芯片占有率几乎等于0,在其他领域最高也就22%。但在区块链领域国产芯片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区块链交流社区巴比特创始人长铗5月在一次公开活动上如此表示。他认为区块链领域很可能是中国国家芯片产业实现弯道超车的一个领域,这个领域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

“人工智能、区块链和大数据构成当前最核心的三项科技,三者之间离不开的核心内容是计算,谁掌握了算力就掌握了核心权力的分配。最近冒出来的芯片贸易之争、知识产权之争,背后隐藏的逻辑都是权力之争。”曾经是科幻作家的长铗乐观看待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行业前景,“当矿机被淘汰或者闲置的时候,它可以用于人工智能的加速服务,这绝对是一种双赢的局面。”


来源:白话区块链作者:摘编编辑:dapong

本文链接: https://www.dyqklw.com/article/20180812/298.html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第一区块链网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第一区块链网”,本站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第一区块链网立场。

免责:阁下应知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仅供参考,不能做为投资决策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警慎!请谨防ICO、变相ICO!

相关文章

资讯

原创

荐读

热门标签